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体中文

登录  | 注册次元壁ヾ(´∀`。ヾ)

小精灵蛋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870|回复: 1

13 困難模式的人生

[复制链接]

143

主题

164

帖子

104

积分

异色的小精灵

可恨的菜逼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04
QQ
发表于 2020-5-1 02: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芭提雅 于 2020-5-3 18:39 编辑

「你总不会以为不会被杀吧??」
 
我用手抓住像是被做成標本的虫子一樣按壓在地面上孩子的頭髮。我扯著他的頭髮露出喉嚨,將短劍輕輕地抵在他脖子上!
孩子屏住呼吸。儘管如此,依舊剛強的瞪著我,以這個年齡來說還真是挺有膽量的。
 
「用神子庫夏?菲瑪的話來說,給予罪人懲罰便是其贖罪的機會,也是為了淨化其靈魂的污穢。那麽,我是不應該馬上給予你死刑的吧!?」
「⋯⋯要殺就殺,不要在那裝模作樣的!這與老媽曾經被做過的事比起來完全不算什麼!」
 
在那裡大聲咆哮的孩子看上去心情很好(有些得意的樣子),真是愚蠢。
 
「──將他關進地牢。在節日期間的流血之事是污穢!」
 
讓卡米爾拿著短劍、將視線從孩子身上移開。雖然有些賣弄小聰明,不過也清楚認識到這傢伙只是個單純的孩子。卡米爾做出一副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使用的畢恭畢敬地表情,恭敬有禮地低下了頭,回答了是之後。在他的指示下士兵將孩子給拉起來後,用繩子捆了起來。
 
「什麼啊!結果還不是沒有殺了我嗎?」
 
孩子一邊在那扭動著身體想從士兵手中逃離,一邊在那大聲叫嚷著。不過我全部無視,再次呼喚了卡米爾。
 
「從村裡找出十五個與這個孩子關係比較密切的人一起帶去到館裡。就算是孩子也沒關係!」
「是的!」
「為⋯⋯為什麼啊!和村裡的人不是沒有關係嗎?!!」
 
看到聽到我說的那句話後孩子鬧騰的更加厲害了、我在內心偷偷地笑了。因為不想聽到在這以上的話,我朝著士兵揮了揮手指示將其趕緊給帶走。不一會、不知道是不是在嘴裡塞了布還是怎麼的,已經聽不見逐漸離去的孩子的聲音了。
 
「⋯⋯你打算怎麽處理那個孩?莎莉」
 
什麼也沒說的卡米爾向我伸出了手臂。不知道是感興趣呢還是不感興趣、用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小聲的問了問我!
 
「雖然我也知道應該怎麽做,但具體該怎麼做還未確定。總之,先與特雷西亞伯爵商量一下啊。不能再將生日慶典的預定打亂了!」
 
在卡米爾支撐下,我朝著不遠處的特雷西亞伯爵走去。我輕易就發現士兵們的身體都變得僵硬起來。從他們刺人的視綫中,我知道他們一直看著我與那個孩子之間的爭論。
 
我帶著膽怯又警惕的心情從他們之間走過去。他們向我聚攏的心又遠去了。
但是,我也明白這樣的事總有一天會來臨的。他們不能一直把我當作可以隨意親近的小孩。所以我也不得不明白、我並不是他們所喜歡的小孩子,而是率領著他們的領主。而且還必須得到他們的認可才行。
 
⋯⋯一想到這些就變得憂郁起來了、這難度太高了。不過不知道是幸或是不幸、此時的我並沒有可以沉浸在這種氛圍中的閑暇。
 
太陽越過高空慢慢地下降了!
 
終於回到了黃金之岡的領館裡,看到已經準備好的款待,士兵們的眼睛都閃耀著。生日慶典的首日主要是為了領民而存在。白天在游行的所到之處留下酒和美食後便離開,作爲給予村民們的款待。而到了夜晚則是為了犒勞士兵們,在領館附近舉行宴會。
 
為了好好思考一下白天的事情,我在禮節性的交流結束後馬上就離席了。可以毫無顧忌談笑對士兵們來說也比較好吧。不能喝酒的孩子呆在這裡也只能冷眼看著、這樣的行為明顯是在愉快的宴會澆上冷水的感覺!
 
在高爾頓夫人的幫忙下,我脫下了束縛的騎士禮服換成了寬鬆的上衣和法衣【ダルマティカ】
 
法衣是焦糖色的,雖然沒有華麗的裝飾品,不過品質非常好,上面還織有複雜的花紋。貴族的奢侈是領民不喜的。爲了避免不必要的反感,特雷西亞伯爵和我並沒將錢花在寶石和一看就知道是高級的珠寶飾品上、而是選擇將錢花在做法和布的材質上!
 
在裝扮結束後打算打開門出去將手放在門上的時候,在那收拾禮服的高爾頓夫人發現後向我搭話了。
最近她責備人的動向也增加了。說什麼身為女人,呆在房間不動就好了,這是她故鄉古尤菲爾德裡理想的女性,開始正式將這些作為教育內容來教導。雖然我是女人,但是在身為女人之前我還是領主、所以那樣的教育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稍微出去一下、會待在宅院裡的!」
「艾莉莎小姐、去哪裡⋯⋯一個人的話」
 
我躲開了高爾頓夫人伸過來打算留住我的手、背著手把門給關上趕緊小跑到目的地。到了那,高爾頓夫人就找不到我了。她也絶對想不到我會去地下監獄吧!
 
黃金丘之館的地牢,因為父親無意義的不斷擴大所以十分的寬敞。就拿面積來說、與樓上領館的一樓幾乎一樣大。在這二十年內被血液充分侵染過的石造牢獄,彌漫著令人十分驚悚的陰慘氣息。
 
被蠟燭的火焰照著的石壁,像是濕潤的一般閃耀著,在知道是被塗了好幾層的血後,還真的是有強烈的感覺襲上來。似乎是利用粗糙的岩石表面來「磨碎」。
 
那個石牆很容易能看到,在小小的牢房裡,有個孩子蹲在那裡。
這個監獄在白天也是黑暗的,能夠一步步消弱被關在這裡的人的精神。因為人類在本能上就是害怕黑暗的。
 
「起來!」
 
只不過是說了一句話,孩子的臉唰的一下就抬起來了。此刻浮現在那張臉上的、比起對我的憎惡之情還是疲憊比較多的樣子。
 
「⋯⋯來乾什麼!」
「來看你!」
 
孩子的聲音與白天截然不同、聽到那毫無霸氣的聲音後我心中微微的涌出了些許苦味。
 
「你在節日結束後就會被處刑了。作為連帶責任、身為你雇主的村裡的大地主和他的女兒,還有讓你寄宿的名為瑪麗的女人和她那兩個孩子也決定給予處罰!」
 
將苦味咽下去,告知刑罰的聲音聽起來比想像的還要冰冷。
 
「⋯⋯為、什麼?」
「你問為什麼?你所做的是對阿庫希婭王国的貴族,子爵以及領主的暗殺未遂。再加上反叛罪,你現在就是大罪人。你不會以爲這件事會當作小孩子對小孩子扔了石頭,簡單就結束了吧?」
 
在牢房深處抱著膝蓋的孩子突然動了起來。那爬著往這邊靠近的身姿與在黑暗中發著光的紅茶色瞳孔相互結合,看起來就像妖怪一樣。
孩子緊握著鐵欄桿,表情十分平靜地與我對視。
 
「明明知道我是罪人,為了保住面子卻要給予領民懲罰嗎??」
 
⋯⋯我感到很吃驚,沒想到這樣的問題居然從這麼小的孩子的口中說了出來、同時也認為那很可笑(滑稽)。
 
雖然是個早熟的孩子。但是那聰明的頭腦卻被義憤之情給抹去、最終因為知識的缺乏導致了不幸。
 
「對死亡感到恐懼嗎?對連累到四周感到痛苦嗎?還是說這兩者都有呢?」
 
我勉強憋住笑,問了出來。看著孩子狠狠瞪過來的目光,就像是想要用眼神將我給射殺似的,不知為什麼感受到了愉快。
 
「這是你自身的愚蠢招來的。對於你的處罰一切都是遵循法律的。這可不是像父親那樣,是為了樂趣而傷害自己的領民!」
「⋯⋯誰知道呢?」
「法律是為了国家、進而也可以說是為了保護民眾而存在的。根據某人的話來說,貴族也是一樣。貴族既不是国民,也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使国家運作的齒輪。⋯⋯而忘記了這一點的那些愚蠢之人,傷害民眾,毀滅国家。就像我的父親那樣⋯⋯」
 
對於沒有受過教育的孩子,我也不知道對方是否能夠理解自己所講的真意。我不知道借來的話有多少有意義,沒有其他好說了的,我迅速轉身背對著孩子,從地下牢裡走出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100

帖子

2012

积分

超能力系

5號紳士的說 (๑・ω・)ゞ

Rank: 5Rank: 5

积分
2012

游戏达人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0-7-1 19:33: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強。這幼女有成為大國之首的器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次元壁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10-16 07:18 , Processed in 0.08034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