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体中文

登录  | 注册次元壁ヾ(´∀`。ヾ)

小精灵蛋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44|回复: 0

[長篇(目標五十話以上)] 月夜间吹动的风铃 11话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5

帖子

231

积分

草系

Rank: 3Rank: 3

积分
231
发表于 2021-5-24 14: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伦敦西区,住宅内。
   北白川胧月夜面无表情,无喜无悲的陈述着。
   “尸体的来源是目标最后消失的无人公寓,兽灵传回的信息显示,追踪者已经被这具尸体在死前所击杀,但兽灵随后逃离了现场。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我们在回收尸体组织和血液样本的时候,遭到了秘党军的攻击,因此能带回的尸体只有一半。”
   桌后的奥路加沉默不语。良久,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雪茄。
   “尸体呢?”
   “在这里。”
   胧月夜挥了挥手,将异空间中的尸体拖出。
   奥路加只看了一眼,惊异的表情就出现在了脸上,猛抽了一大口雪茄之后,沉吟许久。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会安排其他的人去办。你就不用管了……”

   “千幻网罗。”
   “嗯?!”
   奥路加暗叫了一声不妙。
   胧月夜依旧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地上的尸体。
   “千幻网罗,来历不明,据传使用了来自上界的无痕漂萍用于制作。仅有两次战迹,是少有的神兵利器,仅仅现世两次,一次,将一名精神失常的死剑魔尸斫成碎片。第二次,斩杀秘党元老院魔之右手。而它的主人……父亲大人你应该很熟悉。”
   “你想做什么?!”
    雪茄被掐的粉碎,混着火光缓缓落地。
    “这是北白川胧月夜的耻辱,我要自己去将那名犯人追捕,才能洗刷耻辱。千幻网罗两次出现,皆是在那位,林凌月的手中。”
    “我不会让你离开,何况更牵涉到林凌月,你若擅自出手,会代表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你是我的女儿,更是冬夜狼牙的部属!”
   奥路加的脸上,已现薄怒。
   胧月夜却还是面无表情。
   “我已经联络了中国分部,不论父亲大人同意还是反对,就算将我停职处分,我也会独自前往。”
    踏步而出,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奥路加。端着盘子的维加无奈的叹了口气:“需要联系那位大人吗?”
   奥路加抹了摸下巴,又点起了一根雪茄,缭绕的烟雾,很快遮住了他的脸。
   “还是我自己来吧。”

   中国上海,一处不为人知的别墅内。
   洁白的床单上。被污血染的红一块,黑一块,本是有着淡雅花香的房间里,却散发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和火药味。
   林凌月坐在床边。抓着死去少年的手,一刻不曾放开。看的神无月不禁有些发毛,心中更是纳闷,一直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少年,几时认识了这么一位?身体传来的疼痛却在提醒,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我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看似平静的话语,却隐隐透着怒涛般的情绪。
   “他的身躯……已经无可救药,唯一的方式,就是重塑肉身。将他的灵魂转移而上,但……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你都无所谓吗?”
   “我只要他活着。”
   神无月的语气,透着疲惫之后的冷静。
   “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得到复活后的她,但我不会强迫她离开你。也不会干涉你与她的感情,因为她这一世,已经有了你,我也没有资格再去强迫你们分开。但我也不可能放弃她 你,也要同样遵守。毕竟……将人复活,我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神无月愣住了一会。很快点下了头。
   就算……不能与少年长相厮守,那也好过看着他就这么死去。眼前残破不堪的死躯,是仍然装载着少年的灵魂,她只愿再见他睁眼,再听他唤我一声。
   如此 便足够了。
   “这么做的原因,就其实很简单了……她的前世。是我的姐姐。”
    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在场众人生不出一丝质疑之心来。
    一旁的林月淼默然不语,她自然明白复活他人,逆天行事。付出的代价有何等巨大,但。事已至此,她也已经无话可讲,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强行阻止林凌月。不如,静静期待那位复活的姐姐……说不定,能带来什么改变。
   “淼,aqua,为我护持,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任何人,都要为我争取三个小时。”
   不知何时出现的蓝发少女点了点头,与林月淼一同走了出去。

   神无月屏住了呼吸。
   林凌月则是深吸了一口气。
   “抽丝,取魂!”
   一声起,手中千幻网罗竟变化漫天丝线,遮蔽光芒,本是柔弱的丝线,此刻,却如钢针一般破开少年身体,林凌月全神贯注。手上力量源源不断,随着丝线一同,流入少年体内。
    林凌月的眼前,逐渐模糊,看见的,却是少年体内景象。与熟悉的,令她几乎忍不住掉下泪来的灵魂气息。
    “姐姐大人……我来了。”
    如湖水一般的蓝色光芒,随着丝线,渐渐浸透入少年的身体,已经死去的身躯,却在此刻,逐渐开始褪去肉体的颜色,变成灰白。
   星星点点的暗红色火焰,在少年的身体上漂浮而起,一瞬,千万灯火燃烧而起。注入身体的力量。温柔的包裹引导着这透出的火星,逐渐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暗红色的火团来。
    “别乱动,那是命火,碰到了可是谁都救不了你。”
    闻听此言的神无月点了点头,目光,却好似透过了燃烧的命火,看向了远方。
    她永远记得那短暂几年的相处,在血族漫长的生命中,那只是短短的几年,尽管她也才只有二十多岁。但,那对她而言,是之前平静无波的人生中,少有的一段灿烂。
   她的身世与白寒枫相同,只不过唯一的不同是,她的父母曾在秘党军任职。并死于一次海外冲突。她的父母,其实算是秘党军的战争英雄。
   作为同僚的方碧云收养了她。
   倒不如说,也有一些培养的意味在,表面上是随身的侍女,实际上却已经被当做养女对待。方碧云身边的女仆与护卫,基本都来自军中与她收养的孤儿。
   这支卫队一直在失败的革命中战至最后。
   神无月还记得那天下午。
   自己带着初来乍到的少年,梳洗完毕后。在花园中漫步。怯生生的少年,却是摘下了一支花,送给她,做感谢的礼物。
   那时的她只觉得少年很有意思。却没有料到,日后的爱情和风风雨雨。
   林凌月却是无暇他顾。手上动作连连,这将他人灵魂自肉体上抽离而出的秘法,来自于她的武器,这是需要无数年月的时间积累才能恢复的。对她自己而言,施展这种秘法也需要极大的力量耗费。眼见命火逐渐成型,身体化作飞灰,林凌月手微微一动,掏出一个黑色方形瓶子,丝线缓缓束紧。将命火如流水一般,送入瓶中。
   “好了...……接下来,重塑躯体。”
   只见丝线落下之后,再次飞起,短暂缠绕在林凌月头部后,张开了一张大网,只见空气中无数的元素。在力量催化融合下,一点一点的,化成精炼的概念符号。先是概念的融合,无法读出的复杂文字在空中,融合成一道无以名状的符文。
    “去!”
   万千飞丝散布,竟隐隐约束出一道人体轮廓,只见林凌月手指轻动,身上突然喷溅出血液,微微拉扯,竟将概念之力与血液一同导入其中,在抽取出的记忆身影中,逐渐成型,先是骨架,再是内脏血肉。最后,竟逐渐形成林凌月记忆中的,姐姐。
   一旁的神无月奈绪惊讶的看着逐渐成型的女性躯体,在心里惊叹到。
   “真是个美人啊。”
   即便还没有注入灵魂,那无可挑剔的五官,与只存在记忆中,让人不禁赞叹的身材,与林凌月相似的脸,却是更有一股不同的味道。
    “好了……”
    躯体完全成型一刻,林凌月收起了丝线。露出了疲惫的神情。瘫倒在了沙发上。神无月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林凌月摇了摇头,抓起了旁边的冷水杯。
   “我没事……一些损耗而已,倒是这个复活的机会。恐怕要再等上千年岁月了。”享受了一会滋润喉咙的感觉后,黑色的瓶子被拿了出来。

   凑在躯体嘴唇上的瓶子,缓缓倒入血红色的命火。
   命火入体
   “唔……”
   睁开的眼,看到的是满脸焦急的神无月奈绪和林凌月。
   “奈绪,你没事吧?……怎么,好痛!”
   剧烈的,从骨头与肌肉里传来的瘙痒与酸痛,让刚从床上撑起自己的少女又倒在了床上。这是一种根本无法言喻的感受,疼痛虽不剧烈,但那持续不停的酸痒感几乎让她叫出声来。
   “汝的身体,还需要我进一步帮你进行巩固,躺下。不要急着起来。”
    “发生了什么?”
    床铺上的白寒枫声音中,透着些许疲惫与虚弱。一旁的神无月急忙走了上来,给少女喂上了一杯水:“喝一点水,已经没事了,这位……救了我们。追杀我们的人也被她解决了。”
   滚烫的眼泪,在神无月的脸上流淌而下。
    “多谢。”
    少女的声音里,透着疲惫与虚弱。
   “不用,汝不要急着起来,你的身体。还需要我进一步的治疗与适应。月淼,带这位小姐去治疗一下。我只是简单处理了而已,还有,吃点东西,换身衣服。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做接下来的事。”
   几秒钟后,林月淼走了进来,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吧,奈绪小姐……你的伤势已经没有了大碍,只需要仔细治疗一下就好。”
   奈绪不舍的看向了少女。
   “嗯…我会再来看你,等我一会。”
   “好。”

    门关上了。
    林凌月杯中的酒,也已经一杯饮尽。她从一旁的地上捡起了一个包裹,里面剩下的半盒烟却也掉在了地上。
   “衣服换好了?抽根烟吗?”
   自己取了一支,剩下的半盒烟,扔给了白寒枫。毕竟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林凌月的手指上闪动着火苗,为两人都点燃了烟。房间内,一时间弥漫着烟雾,相对无言。
   “谢了。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我的,手?”
   少女弹了弹烟灰,直到此时,她才开始觉得哪里不对。
   “要看看镜子吗?”
   目光。转向落地镜的一刻,手上的被子悄悄滑落。
   那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啊?眼神中带着疑惑,眼睛却如夏日沉静的湖水一般,看上一眼。便只愿沉醉其间,与林凌月相似的面容,高雅中,透着隐隐却不夺目的妩媚。如绸缎般细腻的皮肤,与胸前单手难以掌握的柔软。看的林宛如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我??”
   “好久不见了……姐姐大人。你,是我的姐姐大人。林宛如,是你前世的名字。”
   林凌月的脸上,静静的流下了一滴眼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寒枫的脸上,却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林凌月叹了口气,又抽了一口烟,娓娓道来:“1300年前,第二次千年圣战,那时候。我还只是刚出生的雏儿……你,是我最珍贵的姐姐大人。那时,父母死于战乱,你,月淼,aqua与我相依为命。我们的关系……也早早的,不只是姐妹而已,那时的我爱上了你。”
   白寒枫呆住了。燃烧的香烟已经留下了一大段的烟灰。林凌月却是不管不顾的继续说着。
   “东躲西藏的日子勉强结束后,我们建起了一座房子,本以为,可以就此躲避战火,却没想到,采买食物的你遇到了一群末卡维氏族的家伙……那群该死的杂种……带走了我唯一的爱人。就在他们流窜到住处附近的时候,魔宴军的一只部队将他们击败了……无处可去的我们,最后跟随了魔宴军。而我,始终不相信,你会就此离开。长久的岁月后,我终于有能力,开始寻找转世轮回的你……。”
   逐渐燃烧的烟火,终于烫到了少女的手,白寒枫惊了一下,又点上了一只,深深吸了一口。
   “这太荒谬了……怎有可能?”
   林凌月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姐姐生前……曾留下一把算是不多见的武器。内中的器灵,带着与姐姐你生前并肩作战的记忆,别人是绝无能力开启。你,可以试一下看看。”
   素手轻挥,一柄剑凭空而出,白寒枫乍见此剑,便只觉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却又毫无来由。一柄看似简单,刻有繁复花纹的剑,剑身混若一体,却是尘封已久不见些许锋芒,仔细凝视之间,又透出些许不详来。白寒枫迟疑许久,伸出手,自剑鞘中拔起了剑。
   接触瞬间,人,剑,瞬间产生联系!剑身巨震下,竟现出一股紫色光芒,随繁复花纹流转!接触到少女双手同时,剑身表面竟是片片碎裂,碎裂后,重洗开锋,剑锋如玉,剑身纯黑,正是一柄凶悍神兵!
    无数的记忆,在少女的大脑中,扑面而来。
    远久岁月前的相依相守,相知相爱。随着一幕幕无声的画面,展现在少女面前,虽然无声,却只要看上一眼,便能忆起,千年以前的一句又一句话,此刻却是无比清晰的,回忆而起。那是属于林宛如转世轮回之前的部分记忆,也是属于她的记忆,目睹自己倒下后,扑在自己身体上哭泣的林凌月,少女不知不觉间。淌下一滴眼泪。
   “这……居然是真的…怎有可能啊……”
   与此同时,剑身中,传出轻叹,是一道沉眠已久的声音,却让此时的少女,觉得无比熟悉。
   “你……是缔魔剑...”
   “很久不见了,吾之主人啊....漫长的岁月,你终于找寻到吾了吗。”
    声音中,隐隐透着欣喜。
  “是…我回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次元壁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7-26 12:50 , Processed in 0.1481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