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体中文

登录  | 注册次元壁ヾ(´∀`。ヾ)

小精灵蛋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336|回复: 1

[長篇(目標五十話以上)] 月夜间吹动的风铃 第十章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5

帖子

231

积分

草系

Rank: 3Rank: 3

积分
231
发表于 2021-4-17 01: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半空中。
   林凌月悠闲的翘着腿,裙摆下,露出的是霜雪都难以企及的美。屏幕与音响中传来的声音,让她不禁露出了些许微笑。
   林月淼皱了皱眉头,看向了瓶中已经去了一半的琴酒。
   “你又在想什么?”
   林凌月始终在笑,看的林月淼头皮发麻,手上却依旧麻利的,又给她倒上了一杯。
   “有看到背着他的那个女孩子?真是生死相托的感情啊?”
   “so?what?”
   林月淼闭着眼睛给自己调了一杯金汤力,嗫了一口。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火腿片,闭上眼睛咀嚼着,体会着盐与肉的味道。
   “要不要现在下去宰了她?这样就没有人抢姐姐了。”
   林月淼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
   “你可说句人话吧,人家也是付出了感情的。何况你万一真的动手,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林凌月嘟着嘴,在虚空里踢着腿,又拿起了桌上的火腿片。喝了一口给自己降了降温,林月淼叹了口气,她始终猜不透自己这个姐姐的想法。
    “少喝点,都已经半瓶了……那个刀法,却行的是剑招的思路,我记得在和秘党交战的时候那边有看到过。他是秘党的人?”
    “有什么所谓?下面追杀他的也是监察军,那又不是什么很高深的剑术,刀行剑招罢了,难道你北境之鹰就做不到?”
   “不好说……他那一招,虽是力量有所不足,但运用的纯熟和所蕴涵的剑意反而在我之上。他是在哪里学得的这种用法?曾经是秘党的高层吗?你有没有调查过?”
   林凌月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嘴里的火腿片被嚼的粉碎,眉眼之中都似乎带了点杀气,林月淼顿感如芒在背。
   “他以前是秘党正规军的人,不属于监察军系统。你们北境的边防部队应该也打过交道的,第二混成集团军第27军军长,妥芮朵的公爵,方碧云,是给予他初拥的人。”
   “妥芮朵的人?”

   林月淼按着桌子站了起来。
   “你现在可是独身出行,连卫队都没有带,如果这是那帮武人的陷阱该怎么办?我现在就通知卫队!”
   林凌月抬了抬眼。眼神,停住了林月淼拿着手机的手。
   “放心吧……不需要,以我们这个程度而言。如果是妥芮朵的那群老骑士要动手,是隐藏不住气息的。而且……就算是陷阱,那也的确是姐姐大人的气息。我花了多久的时间,付出多少代价去寻找她,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就算是陷阱,她也打算赌一把。
   林月淼无言,点了点头,视线再度投向了屏幕。
   浸泡着血与火得战斗,仍未结束。

   刚脱虎口,又入狼窝。
   少年拼命的喘息着。他已经记不清身体里震出了多少颗银弹了,没什么效用的止痛药也已经消耗殆尽,他摸了摸怀中的最后一颗血精,咬了咬牙,端起了旁边的12.7重机枪。
   子弹已经所剩不多,随着夺命的啸声,打在了自街角出现的战车上,更多的子弹,在推进的兽族士兵身上打出了骇人的血洞,子弹打完的一刹那,他不得不低下了头。
   那是一枚制导火箭弹。
   即使有着护盾的阻挡,他也被冲击波震的嘴角吐红。不顾身体传来的哀鸣,扛过一波攻击的他跟上了少女的脚步。

   如同翩翩的蝴蝶,在这战火织成的杀网中,左冲右突,试图搏得一线生机。尽管是如此不切实际,斑斑血迹中,他与她,依旧死死的握着手中的刀剑。
   这挣命的稻草,此刻,竟显得如此的沉重,眼前的兽族与背后的血族。同为夺命而来,却因阵营不同而相互厮杀,风浪中的两朵火光,却是一刀一枪的,踏着残肢碎肉,向包围圈的边缘冲杀而去。
   幸运的是,那凭感觉选择的方向,是秘党军与兽族军的包围接缝处。
   北白川胧月夜静静的看着,手机上地图中那两个光点移动的方向。露出一丝嘲弄,几分玩味。
   “第四,第五小队,放弃驻守点,保留一定的傀儡与无人火力,然后立刻支援烟草仓库大街与汉密尔顿森林入口!无人机准备攻击。施术者,迟滞目标行动并尽可能攻击!”
   战马嘶鸣,缓缓的奔驰,似乎,将要把那一点点的生机,踏碎在铁蹄之下。一同呼啸而起的。是无数的在符文加持下的平台型无人机。
   法术与现代火器的结合。从异民互相残杀的银弹起,就已经水到渠成,不论是集成度多高的现代武器,在小小的符文加持下,就会拥有比原来更甚的威力,何况,就科技而言。异民比人类走的更远。
   无数的光点腾空而起,旋翼的呼声,象征的力量让一切都为之颤抖,350架平台型攻击无人机,1400发60毫米迫击炮炮弹,违背常规战术的集中使用,是要一网打尽的狠毒,更是要将一切炸成齑粉的决绝。
   腾空而起的爆焰,混着巨大的声响与冲击波,将范围内的房屋,尸体,断壁残垣一同,在符文加持的爆风中,有的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上了天。有的却像铁锤之下的沙堡,被炸的片片成粉,一波又是一波。接连不断的爆炸停滞之后。范围之内,已经再没有任何生物的踪影。
   但却留下了一个奇怪的坑洞。
   北白川胧月夜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竟然逃走了……甚至连我都追踪不到法术轨迹?wtf……通知本部。目标已经逃脱。应该已经身受重伤,展开全域搜捕与法术追踪!快!”
   半空中。
   林月淼脸色怪异的回过了头。
   “你用了法术?他走去了哪里?”
   林凌月瘫在沙发上喘息着,脸上微微有一抹潮红。显得分外诱人。听得林月淼说话,却是摇了摇头。“不关我的事……他自己用了随机的法术信标传送,虽然我推了他一把,给了他一些力量。”林月淼撇了撇嘴,把桌上的酒瓶收了起来。
   “虽然是有你帮忙,但是能从监察军和冬夜狼牙手里坚持这么久,还能逃跑,是个人才啊。”
   “重点不在这里,他身上的味道,通过借给他的力量传来的,是姐姐大人的灵魂的味道。”

   林月淼默然了。
   她也曾在无数个日夜怀念那曾经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姐姐,但她不知道这来自远古的灵魂,对她们如今的局势是否有所帮助。毕竟林凌月所代表的东西已经远远不止她自己,她的任性其实很多时候会带来很多麻烦。
   但她无力阻止,因为林凌月在姐姐故去后,便也成了她唯一的长辈。不论是权柄亦或是亲情,甚至那暧昧的感情,都无法阻止她对姐姐的思念。
   她选择了不再多言。

   林凌月兴奋的抓起了酒瓶,来不及调制就给自己灌下了满满一大口。嘴唇与眉毛一同颤抖着,潮水般的欲望,让她想把林月淼按在身下,手有些神经质的挥舞着,她激动的站了起来,又瘫回到沙发上。
   旁人很难明白她对那个“已死之人”的执著。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不论过去的时光经历了什么,她都没有放弃这近乎幻梦的愿望。
   找到自己的姐姐。
   她在深夜也曾一遍一遍的询问自己,是否这愿望已经成了执念,纠缠着自己,让自己无法放弃,不论是清醒还是昏沉,始终无法忍受失去姐姐的感觉,那种缺失感无时无刻折磨着她,如附骨之蛆一般。死死的缠绕在她的生命中。
   她与姐姐的关系早已超过了一般的血缘关系。为了填补这份失去生命的空虚,她愿付出任何代价。
   如今 愿望将成。

   中苏格兰 格拉斯哥市。
   少年一脸茫然的,紧紧牵着少女的手。出现在一处无人的公园中。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打断了他的茫然,无法支撑身体的他被剧痛狠狠得打倒,鲜绿的草坪上,染上了赤红的鲜血。
   一旁情况尚好的少女,惊叫着取出了随身的银刀。
   “没事吧?我给你检查伤口。”
    少年短促的喘息着,剧烈的疼痛如同烧红的煤钳,搅拌着他的大脑,他看到的所有残影,都带上了难以抹去的黄色与血红色,流淌在身体里的药液本该在十分钟内停止他的痛苦,但却在枪伤与刀剑的多重创伤上失去了效用。少女的焦急写在了脸上,所幸,伤不致命。
   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被鲜血与汗水浸透的衣衫,再次被浸湿了一次。少女不得不在彻底止血后,更换了两三次绷带。
   黑暗中,不知名的眼神,寻迹而来,露出了微笑。
   两人互相扶持着,缓缓走出了公园。
   “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昏黄的路灯光下,少女的声音被寒风一卷。显得尤为萧索。
   “我不知道……哪里都可以,我需要时间恢复。”
   少女焦急的目光。扫荡过附近的无数住宅。
   “这附近都是居民区,没有旅馆,该死的,要不要找一个无主的房子躲一下?”
   “也行…走吧。”

    一栋废弃的公寓中。
   少年瘫软在废弃的沙发上,几乎动弹不得的,松了一口气。每一根肌肉都在发出悲鸣,很是勉强的,受伤严重的身体内,血能持续流动着,生生不息的,冲散淤积的血液,让身上的伤势逐渐的开始恢复。
   一旁的少女,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摇摇头,勉强驱赶了疼痛,聚精会神间,开始修补自己的身体。
   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不知何来的啤酒罐与烟头散落一地,落水嘀嗒,偶尔还能瞥见一只针头,给人带来极不安全的气息。天风吹夜凉,吹得屋中,尽是奇怪的风声。
   这无人居住的公寓,或许能给他们带来一点大隐隐于市的安全。少女不太确定,但她也无处可去了,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不被追杀,能让两人恢复的时间。
   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
   打破沉寂的,是虚掩的楼门被推开的声音。
   睁开眼睛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抓起了身边的武器,在破旧的房间中,敛去一身的杀气,藏起了身形。
   嗒嗒的脚步声,会是夜游的非法居住者吗?少年和少女期待着,尽管他们也无法确定一切,来人似乎颇有兴致,一步一步,如钟摆敲打,缓缓的折磨着他们的耐心。
   脚步声,停了。
   一道让两人无法看清的身影,在呼啸的风声中,飘张出死亡的掠影!
   “不!”
   一击,穿心而过。
   回头一瞬,竟似陷入迷梦,如雷轰顶,打破迷茫的鲜血,沁出精心包扎的绷带,流淌在地上,砸碎不可置信的现实!击穿少年心脏的手,修饰的令人无可挑剔,只是那潺潺流淌的血,已经染上了黑色。一瞬不见,竟是天人永隔,伸出的手,却只抓住了失温的冰冷,生前惊愕的表情,与最后一滴流淌的泪水,月华下的两人形影,苍凉的不忍含泪细看,身,轻了,心,停了。无数年月的陪伴,在此刻,刻印出最沉重的事实。
  命,断了,魂,也绝了吗?昔日,生死相随。今,却在雪白月光下,忘川为隔。
   “枫!”
   少女撕心长啸,却再也唤不回相伴形影,恸中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突然出现的三道人影。倒地的躯体,激起心中恨火滔天,四周是一片安谧,却激起少女刀下,惊心动魄!憾恨的眼,裹着点点血泪,随着搏命的一刀,誓要将来人斩碎在眼前。

  伦敦上空。
   “不对!”
   林凌月的眼睛瞬间放大。手一挥,只见无数细小丝线飞出,身形瞬动,竟是启动了传送信标。不明所以的林月淼惊叫出声。
   “发生什么???”
   “他的气息开始越来越薄弱,有人在动手!免废话!无定飞丝!”
    两人飞快的踏入了传送阵中,林月淼惊讶的看着林凌月被咬出血的嘴唇,明白事态严重。但这怎么可能?刚传送走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就被人盯上?
   林凌月的手在颤抖。
   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怕是她自己也无法再忍耐下去,精神越发的紧绷了起来,远方未知的地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姐姐大人又遭遇了什么?

   公寓房间内。
   飞出去的人,就像是一袋垃圾一般,被砸在地上。不堪重负的身体,不论主人如何怒吼催逼,也再难提起一丝气力,无法抑制的血液,呕在地上,让她问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但,她却是拄着刀,站了起来,挡在了少年的身前。
    何来一颗寒梅树,在无尽风雪中,张着一身傲骨,破裂的树皮,踏开了烽火,绽放一地鲜血的艳,在这生死一刻中,护着身后的重要,傲骨依然。风雪斫骨,却磨不去守护之心,陷入死劫的树,还死死地握着挣命的刀,要与那夺命的影,生死相搏。手上,腰间的血流,点缀着一身伤痕,此生与君,不敢相负。
    “给我死!”
    少女的嘶吼。催着缺口的刀锋,又一次,斩向来人。
   “惊喜吗?小姑娘?”
    再次一拳击出,长刀片片碎裂,一同粉碎的,还有脆弱的肩胛骨。
   来人的声音悦耳,却如催命的惊雷,劈在少女的耳朵中。豁进全力,身体传来的剧痛却让她只能勉力站起。断裂的腿骨,发出凄惨的响声,充耳不闻。
   “你真以为。自己能逃得出血网的追踪?”
   少女的瞳孔放大。
   “你说……什么?”
   来人好整以暇,摘下了被血染红的白手套,轻轻敲开了一只打火机,点燃了一只香烟。他的脚边,少年的尸体,已经开始褪去属于生命的温度。浸的暗红的木地板上,散发着腥味。
   “第一次法术攻击的时候,你们就已经被留下了追踪印记,愚蠢的小鱼儿啊。还妄想逃出鱼缸吗?疗复伤势也好,寻找据点也罢,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啊。”
  “你是……谁?”
   再度从喉咙中涌出的鲜血,让少女再难支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秘党欧洲分部。裁决官,名字你倒是不用知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觉得自己逃的掉?谁给你的自信?”
   吐出的烟圈,在空气中缓缓旋转。
   少女恶狠狠的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居然联合那帮野兽一起算计我们…”

   来人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又吸了一口烟。
   “冬夜狼牙吗?那倒是难得的变数。”
   他没来得及说完一整句话,寂静的夜空中,出现的白色丝线极快又极狠的,在他还没有看到之前,轻易的刺穿了他的肉体,让他化成了一团烂肉与内脏的混合物。
   “死来!”
   未曾听闻的声音。却是瞬间宣告了死亡。
   公寓大楼的屋顶被瞬间化作齑粉,精确无比的,只削去了屋顶的几层,从天而降的另一名少女,带着肉眼可见的怒气,却又掩盖不住那一身的高贵,点缀着宝石的两道银簪下,是两层如雪倾落的发髻,与一双染满杀意的眼。执掌生死的手,牵着雪白的杀戮丝线,披着月光的身影,好似降落世间的女神,又像是这尘世暗夜之中,仅有的救赎。

   从天而降的手。手上闪动的绿色光芒,如星光一般,透入奈绪的身体。让奈绪的痛苦暂时停止,伤口也开始逐渐愈合。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躺倒在地上的少年。
   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你陪在他身边很久,是吗?你想不想救他,说!”
   压逼的口气,听在奈绪的耳朵里,成了仅有的一根稻草。
   “我想!你能救他?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不想枫他就死在这里!他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全部啊!”

   连滚带爬的,不顾木地板划破身体的刺痛,她死死地抱着从天而降的林凌月,力道甚至让林凌月都感觉到疼痛。
   “付出任何代价,你都愿意救她?哪怕是……”
   “我愿意!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救他!”
   随后而至的林月淼一脸惊愕,随即化为不可置信。
   “记住,你在我面前的承诺。”
   昏迷前听到的话语,模糊,但刻在了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3

积分

火箭隊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21-4-22 13: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次元壁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9-28 00:02 , Processed in 0.09072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