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体中文

登录  | 注册次元壁ヾ(´∀`。ヾ)

小精灵蛋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505|回复: 0

[短篇(五十話以內)] 月夜间吹动的风铃 第六章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5

帖子

231

积分

草系

Rank: 3Rank: 3

积分
231
发表于 2020-8-31 02: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伦敦曾引人注目的年代,这座城市便获得了雾都的称号,与深沉且迷蒙的大雾一同降临的,是连绵不断且湿冷的雨。
   白寒枫小声的诅咒了一句,中国的秋天在这个时节,一直有着温柔的暖阳与洁净的秋风,哪里会是这般阴湿潮冷?塞进卫衣帽子里的脑袋缩了缩又抖了一抖,看得后面的神无月奈绪不禁微笑起来,她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一颗一颗的压着雕满银色花纹的银子弹。左拐右拐了好一会儿,车终于驶出了居民区的一块。整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装完最后一个弹匣的神无月轻轻呻吟了一声,半躺在了车的副驾驶座上。眼见着少年专心致志开车的神情,她眼睛骨碌骨碌转了几圈,玩心大起。

   手,放在少年的脖颈后方轻轻一摸,探得了少年战栗的颤抖后,满意的笑出了声,送上了封住嘴唇的吻。伸进的舌头,恣意的寻求着对方的反应,碰到对方舌的一刻,迫不及待的交缠在一起,在彼此的唇后游移,享受着意乱情迷的味道,与恍惚的淡淡体香。
    她的吻技其实很好。
    只是一个吻,就让她心爱的人脸上浮现了一抹红色,她极享受少年的这种反应,这种被她轻易挑逗出情欲的反应。分离开唇舌的那一瞬,她靠在少年的身边,笑的极是撩人,不安分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脖颈。

   “你的反应…想要了吗?”
   “在开车,别闹。”
   压低却有些拖长的声音,在神无月的耳朵里成了更尽一步的暗示,她有些遗憾的看着变成绿色的红灯。每次触碰到少年的身体,她总会想到夏日里的蛋奶布丁。
   那是一种想含在嘴里细细玩弄的味道。
   “真遗憾呢,还以为可以帮帮你的。”
   她的声音甜美且带着些诱惑
    “帮什么,别啊,所以说别闹了……”
   他的声音压抑,还带着些忍耐。
   “那就这样忍着真的好吗?”
    她笑的如繁花一般。
    “别闹了,说正事,路上的警察变多了,你没发现吗?”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有出动警察搜捕异民的先例…治安问题吗?”
     少年喘了口气,白色幽灵般的轿车,缓缓的停在了红绿灯处。
    “很难说,一切都安排的如何?”
   闭口不言的少女打开了手机,仔细查看了一会,又确认了一下手上的提箱。
   “没有问题,房子在两天前已经转手,我也已经准备了足够的现金……手头上大概有十万英镑,都是旧钞,流通了一年以上的。去北约克郡的机票也已经准备好,没有问题。”
   “是吗……”


   伦敦西区。地下200米的深处,一处隐秘且巨大的军事设施内部。
   紧张的整备工作正在进行,来来往往的无数人员中,无一例外的,军服之下基本都保留着野兽的些许特征,或许是耳朵。或许是獠牙,或许是尾巴什么的。
   他们,是足以与血族在黑暗世界中分庭抗礼的存在——兽族。
   兽族的起源与血族相同,并不可考,但在无数年月之前的一场神秘的战争中,他们与教廷和一部分人类站在同一阵营中,而他们的敌人则是血族与另外一部分敌人,以及支持血族的一些异民。
   战争持续了很久,有记载的历史在血族最古老的史书《黑暗圣典》中,血族与人类联军,进攻兽族皇都的攻城战中,率领最精锐的护卫重骑士团与星月兵团,一马当先攻入城中的,正是血族最高统治者,血族历史中地位最高的存在,唯一一位被冠以“血之君”名号的君王-齐元辰。与出身天使,却挣脱神链束缚,同为君王,与血之君齐名的他的爱人-云月曦。
   两人在城内,遭遇了当时兽族与天使一族的两位最强者。
   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历史记载,直到数千年后,方才再次出现了文明的记录。
   自上古时期就与血族争斗不休,但面临下界的天使大军之时,也曾一同抵抗,最后却面临做大的血族。而联合天使与血族展开决战的兽族,拥有着复杂的历史与政权。单论武者的身体素质而言,他们胜于血族,因此也拥有了更加适合武者的力量,这力量不同于人类内敛光华的内力,血族以血为力的血能,被称为最适合武者战斗的-斗气。
   斗气的来源与其他力量不同,最初的斗气来源于兽族古老的一段引导法诀,将身体之中生生不息与战斗的概念具现化,以化成在体内流转增强的力量,因此,斗气受限于需要极高的身体素质,并不适合大部分人类与血族使用,然而对天生拥有野兽体魄的兽族而言,却是最合适的存在。
   而眼前整备不休的军队,正是兽族在伦敦郊区的地下基地。其中驻扎着4个大队编制的兵力,他们从属于兽族的古老部落之一-狱炎部落的正规军。这是一支能与黑暗世界中最强势力-血族,对抗的强大军队,或许科技上稍有差距,但斗气的运用让他们足以弥补这点差距。

   作战会议室内。
   坐在主席的北白川胧月夜沉默着,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她静静的注视着在场的,几位大队之中的实权军事主官,仅此而已,就让所有人没有一点打破沉默的念头,静静的等着她开口。
   “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安东”
   “林涧。”
   “奥托-施密特”
   “西格尔-布拉邦”
    “伊恩-道格哈特。”
    少女念出了五个人名,在场的军官们一愣,低下了头。握成拳头的手,放在了右胸前。
    “纪念这些英雄的战士,他们没有一个人当了逃兵,尽他们所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贵族少女的脸上,神色肃然,更隐隐透出些许怀念。
   在座的军官们无不肃然起敬。
   短暂的悼念结束,少女点了点头。
   “死者已经随风,而生者的我们,现在已经有机会,为他们的亡魂复仇!”
   u盘插入电脑,投影仪投出影像,寥寥数语,却是深入浅出。在场的军官们已经对现有的情报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气氛逐渐在讨论中变得热烈,一个合适的围捕计划,悄然成型。
   眼看一切已经接近结束,少女拿起了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轻咳一声。眼前的讨论再度重回静寂。
   “相信各位已经能拟出一份合适的作战计划,但我不得不告知各位,我得到了奥路加大人的许可,可以将整个大队的兵力全部投入于这次行动。”
   讨论的气氛再次变得热烈,而织向少年的天网,也变得越发浓密。


   伦敦郊区,墓园。
   下午三点的季风,吹乱了少年的头发,通往这里的只有一条狭长且被栎树包围的道路,平时道路又上了锁,自然pig偏僻且寂静,打破寂静的,只有两人的脚步声。
   走在前面的少年步伐急促,面无表情,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攥着蓝色的钥匙头,身后的少女不紧不慢,却是跟多了几步。
    那是一处没有刻字,只献上了花朵的墓碑。
    少年献上了新的花朵,黑色的曼陀罗,象征无间的爱和复仇,距离那慷慨激昂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数年,但他却从没有忘却,那将自己拯救的双手,与枪炮声中,她那安详而又悲凉的笑容。
   无言中,沾满中药粉末的烟卷被点燃,空气中,弥漫着薄荷,烟草与金线莲的香气,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手有些奇怪的挥舞了一下,踉跄的走了几步,最终。咬着烟卷,吸进一口夹杂着冷冽的烟雾。
   “好久不见了…母亲大人。”
   栎树叶在风中摇摆,仿佛因他的声,染上了些许萧索。
   轻轻抚摸墓碑的手,颤抖着,似在诉说无声的悲凉,奈何,上天从来不遂人愿。命运,总在他几乎平静的一刻,狠狠地撕裂被层层记忆掩埋下的平静,肆无忌惮的。露出鲜血淋漓的伤痕。
   这伤痕从来没有愈合。
   身后少女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悲悯与不忍。
   她知道他从未放下,不论在她的手段下怎样的愉悦,都没办法让他忘却一丝一毫,减少一点血仇的烙印。她熟知少年的每一寸,她在最早的时候就碰触了他,她是这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但她也没办法让少年暂时忘却这仇恨。她只有轻轻的踏入草坪内,紧紧的抱住了少年。
   每一刻,他都恨不得握了刀,泼了血,只因这段仅有的亲情,值得让人生死相托。
   被泪水打湿的火焰,默然的,熄灭了火光,仿佛天地就从此,静了,下起了静谧且哀痛的雾雨。
   不知过了多久,他握住了少女的手,站了起来。
   “我会再回来的,母亲大人。”
    转身,决绝的离开,雾雨之中,两人的脚步渐行渐远,栎树沙沙作响,一颗果实却在此时,被打落束缚,落在湿润的泥土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次元壁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9-28 00:48 , Processed in 0.08725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