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体中文

登录  | 注册次元壁ヾ(´∀`。ヾ)

小精灵蛋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764|回复: 0

[短篇(五十話以內)] 如若月夜间吹动的风铃 第四章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5

帖子

231

积分

草系

Rank: 3Rank: 3

积分
231
发表于 2020-6-23 15: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暂的变革,在血红的七月奏响悲歌,镇压新政府的秘党政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害怕革命再次发生的资本家们向沾满革命者鲜血的最高评议会议长萧远秋靠拢,元老院也因为萧远秋的功劳,而授予了他前所未有的荣誉与地位。更让他受用的是,借着镇压革命的狂风,他成功的在军队之中清理了或者是不支持他,或者是阻碍他与亲近革命的将官,成功掌握了军权。资本也借着这股邪风掀起了争斗,相当多的其他资本或是企业倒下了,资产在被疯狂的瓜分之后,成功的,短暂掩盖了接近爆发的,血族秘党中平民,无产者,中产阶级与资本的社会矛盾。志得意满的萧远秋更是在叙利亚利用内部矛盾,发动颜色革命,试图截断天生便与象征贵族的秘党所敌对的。血族另外一大组织魔宴同盟所支持的,俄罗斯-欧洲的输油管道。

    恶毒的战略让他获得了成功,尽管东欧依旧对秘党贵族有着极大的抵触,但在陷入软弱的欧洲其他地区,秘党的势力成功扩张,快速的扩张促使魔宴同盟与欧洲兽族做出反应,魔宴以资金资助俄罗斯下场,镇压叙利亚反对派,而兽族则是直接派出了8000名兽族士兵,恰逢此时,秘党腹心日本生变,萧远秋不得不暂时撤回进入叙利亚的秘党军。失去秘党军支持的反对派快速溃败,即便是土耳其军快速开始下场干预叙利亚战事,试图压制俄叙联军。但失去秘党军支持的美国不得不退出叙利亚。截断输油管道的策略失败了。

    尽管如此,萧远秋所付出的代价仍然是值得的,土耳其政府为争取秘党支持,向守护土耳其的东正教与伊斯兰施压,他们不得不允许秘党势力的渗透。欧洲黑暗中的拉锯战依旧持续不停,但秘党确实已经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并且借助着西欧软弱的世俗政权,开始一点一点的,蚕食着兽族与教廷的势力范围。
    这些事情,那时的白寒枫与神无月奈绪都不知道也无暇理会,连躲带藏的,混在一辆运送小麦的车中,他们逃到了人类社会的上海,帮助储存巨款的老人听闻方碧云的死讯,也是长叹一声命运不公,将巨款分别存入一百张银行卡后,更替他们两人安排了躲藏的路线。自上海-黑龙江-韩国-俄罗斯-伦敦。
   魔宴同盟在欧洲最大的实际控制区,伦敦,尽管如此。这座庞大的城市里,教廷,秘党,兽族。魔宴的控制,依旧是犬牙交错。
   时隔多年,再次张开的捕杀之网中,渴望鲜血的爪牙依旧锋利,不知命运多舛的两人,是否还能再次躲开这猎捕的狂潮?
    风,吹进了门外的清新,甜苦交加的杯中物,已见了底。人,却只贪得那冷冽入体一刻,冰冷短暂且梦幻的温度,温度消失的刹那,被逼入心中的复仇恨火,就在白寒枫的心中,烧的他几乎片刻都静待不住,只想将深深扎根在心底的恨,发泄在刀与剑的搏杀之中。

   14年前,中国上海。
   那是他仅有的美好岁月,孤儿出身的他自记事起,便以捡拾与偷盗为生,一次在超市盗窃食物时被发现,超市的经理怜悯于他,让他拿着食物离开,他奔跑在小巷中,却撞到了撑着一顶紫色雨伞的人。
   那是他从来无缘见到的高贵与美丽。面前的人似乎颇有兴趣,对这个抱着食物奔跑的幼童,轻轻一点,血能入体,一生经历,尽在方碧云的眼前。
   待他自血能的冲击中醒来,他已经身在柔软的床铺上。彼时已是公爵的方碧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孩子,他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幼兽,紧紧握着手里的匕首。她踌躇着开了口,本是能言善辩的军人,却在一个孩子的面前,显得有些局促。
   “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话语脱口而出的一刻,张口的方碧云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你是谁?为什么我要留下?”
   幼小的警戒心让方碧云差点笑出来,但她也能明白此刻孩子的感受。她尽可能的表现出善意与耐心,不愿吓跑眼前的孩子。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愿意收养你,如果你也愿意的话,我这里会有好吃的饭菜等着你,而且你也不用再去超市里…拿东西了哦?”
    对自小就生活在盗窃,从未有过正常生活的他而言,这是一份难以拒绝的诱惑。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方碧云拍了拍手,门外等候许久的女仆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面对惊异的眼光,女仆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将一个白瓷大碗摆在了桌上。
    那是一碗面。方碧云因为害怕他营养不良吃不下其他食物,而特别准备的,一碗覆盖着整整一层的肉片。洒满清油与葱花,在空气中散发着香味的牛肉面,虽是普通。并非什么珍品。但对已经四天没有进食的白寒枫而言,那是一种能让他出卖灵魂的味道,他直勾勾死死地瞧着那一碗面,手紧紧的掐着身下柔软的床单与被子,呼吸粗重的就像色鬼压上了女人,身体痛苦难耐的就像瘾君子看到了毒品。他几乎已经开始意淫那厚厚的肉片在他嘴中弹跳的口感。肠胃疯狂的蠕动着,出卖着主人小小的坚持,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哀嚎与吼叫,它们渴望着高汤与碳水的味道,它们想要!付出任何代价也想要得到它!
   
   对阴沟里老鼠一样的他,这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天上珍品,诱惑的声音适时响起:“看啊,这只是一点早餐而已哦?以后你还可以吃到更多,而且再也不用因为没有衣服穿而挨冻哦?”
    他已经听不清面前的美女在说什么,哪怕要他下一秒就去死,现在也阻止不了他对那份热食的渴望,他毫不犹豫的点下了头,拿起了筷子,体内的内啡肽在吃下,感受温度的那一刹那达到了峰值,他感动的瘫软在了椅子上。下半身微微的抽搐着,嘴里发出了“荷荷……”的声音。
    方碧云笑了。
    “神无月……奈绪对吧?”
    被点名的女仆以微笑回应:“是,大人。”
   “现在开始,你就负责照顾他的一切,他在这一刻,就是我方碧云的儿子,你可以节制这里的任何一个仆人。府里的家务有伊万卡负责,你只负责照顾他,明白?”
    完美的微笑。
    “我会的,大人。”
    方碧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手在一起搓着。
    “吃完了带他去洗个澡吧。再换一身衣服。我会选个时间赐予他初拥。”
    方碧云很满意,尽管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收养这个孩子,但很快她就会得到答案,饱饱的享受了一顿对他而言少见的美餐,少年也极为满足的,吐出一口热气来。神无月奈绪的目光游移着,最后也发出了微微的笑。

    14年后的伦敦。
   少年已经长大,却在饱尝黑暗世界的血与火之后,压抑着悲伤,由衷的为死去的人愤怒着。
    一旁的神无月奈绪眉头紧皱着。张开的手遮住了左眼却露出了右眼,两只手指按压着太阳穴,看着眼前的少年。
    “好了~一身火药味,还刚喝完酒,去洗澡吧,我给你放了热水,现在应该温度刚好。”
    少年闻言站了起来,振作了一下精神,刚准备出口的不字却被少女按在他嘴唇上的手指,堵了回来。
    “一定要去?”
    “一定要去~你先去吧,我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

    水雾氤氲。白寒枫定了定神,除去了衣物,轻轻抚摸了一下那道数厘米的伤口。
    被银刀烧灼与切割的肉体,已经在力量的催动下,只留下一道粉红色的伤痕,事实上,这早在数个小时之前,便已经恢复完毕,血族的身体内常年存有远超人类的大量血液。而经过锻炼与学习的血族,会拥有在体内催动血液进行精炼的能力。而精炼后的血液会转变为透明的红色光芒,在他们的体内一直存在。
   这随着锻炼逐步增强的光芒,便是血族在黑暗世界中建立霸业的根本——血能。熟练操控血能的血族拥有无数的使用方式,不论是身体,武器,防御的增强,还是改变各种形态的血术,甚至是各种形态的血之兵器,都是以这与生俱来且不断增强的力量为驱动的根本。
   即便是加上信奉古老宗教的人类教廷,在黑暗的世界中,面对分裂且难以团结的种族们,血族依旧占据着优势,而建立了黑暗霸权的血族,又分裂成不同的势力,其中最为庞大的。便是曾追杀白寒枫的,绞杀革命的血族秘党。
   
   七大氏族。
   占据整个血族社会百分之61.25%的人口,庞大的人口数量在暗地的结界内甚至超过地球上人类的数量,吸血鬼暗地控制的地球领土达到了百分之九十,现今的人类地球不过是被幻术与结界包裹的一小部分罢了。庞大的人口,带来强大到足以与最高评议会(秘党政府)对抗的资本财团,而时光带来的经济发展,使得他们称为这个星球上的最强势力。表面上不承认上古耆宿与传说一般的灭绝圣战,是一个强大的,看似开放包容,实则猜忌多端的资本主义政体
    但并不是每一个血族,都能接受秘党的统治。
    有的氏族选择了保持中立,但还有数个氏族与相当数量的血族,誓言推翻秘党统治,向大叛乱中被杀的同伴复仇,杀尽暗地伸出爪牙的上古耆宿,他们被称为危险的反叛者,控制了相当部分的血族领土,保持新鲜血液的他们拥有着新兴的经济,被称为——魔宴同盟。
   数十年前,自苏联的红色思想卷入中国后,随着中国进入魔宴领土的血族的传播,先进的共产主义思想传入魔宴领土,彼时魔宴内部已经形成事实上的阶层固化,同样的资本控制政权,同样的大资本缺乏制约,压榨与腐败横行。革命思想传播进入后,迅速集结了一批胸怀大志的革命者,他们在经历了十年艰苦至极的,与秘党军和魔宴政府军的战斗后,趁着秘党对魔宴控制区的进攻,发起了革命与反攻。
   这场革命的激烈程度远超人类世界与失败的617,北域四省之战中,革命军控制大部分小城市,农村地区与最边缘的边境大城市—卡德兰,政府军为攻破卡德兰一线彻底消灭革命军,几乎精锐尽出,每一公里的土地都充斥着反复争夺的死斗。在海上,海军舰队更是载运本应负责首都护卫的政府军第3装甲军与第7步兵军登陆,试图一举插入革命军防线的后方,不料革命军反应迅速,当地的民兵部队与少量正规军迅速打开储备的军火库,并在统一指挥下集中起30辆坦克与相当数量的火炮,对立足未稳的政府军登陆部队发起突袭。
   他们的战斗相当成功,特别是在得到了及时赶到的空中支援后,被压缩在滩头的政府军失去了最佳的进攻时间,即使是之后凭借海空优势不断的进攻,也没有扎稳脚跟,取得突破性的战果。
   1天后,革命军第107装甲师与第214步兵师投入战场。
   被压缩在滩头的登陆,变成了陆基火炮与空军的狩猎场。政府军的突袭在失去先机后彻底失败,中断登陆的海军试图拯救已经上岸的两万名精锐,但在革命军的轰炸与压缩之下彻底失败,有12艘登陆舰与两艘重巡洋舰,5艘驱逐舰惨遭击沉,第3装甲军全军覆没。接到消息的革命者在前线与城市中四处散播。早已因为受到资本与官僚压榨的政府军士兵军心不稳,而在卡德兰以北的514高地,政府军的第127师遭到了穿插到后方的革命军的拦截。无法突破拦截的127师被消灭后,失去侧翼掩护的政府军第27军在革命军的反攻下,开始崩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次元壁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10-16 07:00 , Processed in 0.08529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